鋼手指的部落格
關於部落格
我的第二個窩,ya~~
  • 11318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禱告城之戰-1

  基信國度的戰役是永無止盡的;這是個戰火漫天的時代,雖然有許多人高昇疾呼要求和平的到來,但卻一次次被證明那只是天真的期盼。那些人中有新移民,在無數次被人剝得赤裸裸後,最後也拿起槍桿子上戰場與人對殺;那些人中也有老住民,他們高喊和平只是為了把敵軍中沒有戒心的菜鳥剝
得赤條條。

  而今天,當基督軍的「大師」歐匹在禱告城的市中心,毫無預警地高呼口號,並且引爆不遠處一個倒楣鬼身上的炸藥時,就意味著基信國度另一場血腥殺戮的開始。

  上帝,今天依然沈默。

  那個事後被調查出來叫做點兩點的傢伙,到死前最後一刻都還搞不清楚狀況。前一刻他還在佛陀國度悠閒的逛街,下一秒他就眼前一黑,不省人事,等到醒來時發現自己身上綁滿炸藥,已經來不及了。可憐的他並不知道,當他穿上那件前繡"有魔鬼",後刺"救救我"的流行T恤時,對時不時在佛陀國閒晃的歐匹是多大的刺激,也注定他要被綁來成為新的祭品。


  點兩點是幸運的,因為他在爆炸的一瞬間就魂歸西天,但他旁邊的人就沒這麼好運了。那些紅色肉沫濺得周圍的人一身,好不狼狽。

  「以神之名,我又拯救了一隻迷途羔羊!」歐匹放肆的亂叫亂跳,活像個沒有長大的小孩;他把遠端遙控引爆的控制器隨手往地上一扔,人就閃入一旁的小巷中消失不見。

  「這是一場悲劇、一場意外!」新移民海豚哥高舉雙手大聲呼喊著,試圖維持住場面。雖然他目睹了整個過程,但是身為基督軍的他,仍然相信歐匹不是故意的。


  「大師他只是一片好意,雖然他用錯了方法。」一旁矮小的溫吞也扔下手上的制式步槍,為海豚哥壯聲勢。但可惜一切為時已晚。


  咯咯咯…


  紅色肉沫飛濺的圓形範圍內,一個魔法陣忽然出現,詭異的灰色基調增添了陰森感。在魔法陣附近的無神軍有默契地圍在魔法陣周圍形成一個護衛圈,他們冷冷地看著對面不知所措的兩個新兵,絲毫沒被他們天真的話給打動。


  對於挑釁,那怕是在敵人的地盤,他們也向來只有一個回應。以牙還牙,以鮮血還鮮血!


  隨著空氣中魔法能量濃度的增加,那刺耳的笑聲越來越清晰,一個騎著馬的人影開始具體化。那是一匹前蹄不斷暴躁地跺地、口中噴吐邪氣的骷髏馬,以及穿著斑駁鎧甲、手持缺口長劍的男子。

  所有的基督軍老兵在看見他的一瞬間,全都第一時間躲在掩蔽物之後,因為他們非常清楚魔法陣中那個傢伙,他鎧甲胸前雕刻的A字意味著什麼。


  無神軍陣前第一猛將!亡騎尼多!  

  
「天殺的歐匹!神探,下次記得提醒我看到他先補他一槍!」傑瑞躲在小巷中,咬牙切齒地解下掛在身上的彈藥,往手上的格林機槍裝填。「那兩個新兵也是白癡,誰不好挺,居然為歐匹那種人出頭!看來等下他們要倒楣了,亡騎尼多可不是吃素的。」


  也難怪傑瑞那麼生氣,什麼不好惹,居然惹惱了亡騎尼多。亡騎尼多,當年也只是隨處可見的骷髏小兵,只是給基督軍拿來打靶練等用的,但尼多跟其他雜魚不同,他擁有真正的「不死」特性;意思是除非他放棄活下去,不然無須召喚儀式,那怕把他磨成灰,他也能夠自我復活!

  如果只是這樣,那尼多充其量也只是萬年雜魚,沒什麼可怕的。真正令人膽寒的是他的毅力與決心;他對基督軍的恨意難以想像,他曾說過「羊圈不空,誓不回頭」。他可以輸,但他不會敗,每一次的失敗都讓他成長,同時他還能學習戰友的精髓,巧妙融入自己的攻擊方式中,於是尼多從步兵爬到了步兵隊長、被人看中提拔為騎士從者,最後成了真正的死亡騎士。


  「恩,不過看來wintu 那個傢伙也不是笨蛋,他看起來可不像會白白挨打的。」神探露出他慣有的微笑,慢條斯理地為他的收藏品左輪手槍填入子彈,絲毫沒被這種劍拔弩張的氣氛給影響到。


  亡騎尼多看著另一頭還傻站著的新兵,眼眶內的紅光緩慢地加強中,「連無辜的他國遊客也都牽扯進來了,你們基督軍是越來越墮落了……」


  「禱告……真的……有!用!嗎!」尼多原本低沈沙啞的聲音忽然增強了數百倍,強大的震波震得周圍的玻璃紛紛碎裂,這還只是被波及的,真正的目標卻是另一頭那兩人。


  偷襲,這是赤裸裸的偷襲。雖然如此,但不會有人說尼多卑鄙,在戰場中兩軍相接,輕忽大意的人只有死!中招的海豚跟溫吞頓時陷入震攝狀態之中,在效果未解除前,他們只能接收外界的訊息,而無法做出任何反應。意思就是他們只能眼睜睜看著亡騎尼多快速地奔馳過來,而無法進行任何防禦。

  高速奔馳而來的尼多信手一揮,海豚當場就他手上的長劍被斬成兩半,瞬間分解重回神上神的懷抱。而溫吞則被尼多身下的骷髏馬一頭撞上,馬頭上的護甲尖刺及衝擊力瞬間將他撞飛,勉強只剩一口氣在。


   溫吞他嘴巴上說得好聽,但其實已經暗中防備。雖然尼多的攻擊非常突然,但他回神的速度還是比海豚快了些,這讓他還有一點時間將雙手移到胸前防禦。當然,如果尼多手上的劍是斬向他,那這麼做也沒有意義,所以真的只能說是他的運氣,只要稍有差錯他也是要回神上神的懷抱。

  尼多沈默地看著溫吞其他的基督軍拉到安全的地方,並沒有什麼動作。


  「你叫神探?」


  神探笑嘻嘻地探出頭來,「沒想到亡騎尼多居然知道我的名字,真是榮幸。」


  「……你的槍法很不錯。」尼多的眼光轉向他身上的骷髏馬的頭部部位;他的坐騎身上的披甲是他精挑細選的,包括那有三根尖刺的頭甲。平常人被他的衝鋒這麼一撞都該是必死無疑,但溫吞能不死,除了運氣好外,跟頭甲上沒了尖刺更有關係。


  神探在尼多開始衝鋒的時候,便開了三槍,每顆子彈都恰好打斷一根尖刺。這樣匪夷所思的槍法,也難怪尼多開口稱讚。

  「僥倖罷了,」神探揮揮手上還在微微冒煙的左輪手槍,神態仍是那樣的悠哉,「打個商量好嗎?我們這邊一死一重傷,也算付了代價,不知道尼多大人能不能就此罷手?」


  「咯咯……」聽到神探這麼說,尼多忽然發出刺耳的笑聲,「你現在才說這話已經晚了,小子。」


  尼多話音剛落,遠處便傳來巨大的嘈雜聲,聽到這聲音的基督軍老兵都臉色一變,這聲音他們太熟悉了。


  那是攻城的聲音。


  「你以為我剛剛的亡靈尖嚎只是一次普通的攻擊?錯了,那是攻城的訊號。」尼多一個彈指,無數的骷髏兵便從他身後掘地而出,幽綠的亡靈氣息頓時沖天。


  「這是我們無神界期待已久的戰爭,既然你們起了頭,那就讓我們好好享受這一切吧,羊羔們。」尼多的長劍再次高舉,聲調有說不出的譏諷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